全国服务热线:135-8827-4422

取证不要混淆“识别”与“辨认”

日期:2023-10-11 10:12 人气:

在刑事侦查活动中,侦查人员常常组织犯罪嫌疑人、被害人、证人等查明与案件有关的具体地点、物品、人员等。 然而,有些鉴定活动往往与司法实践中通常所说的鉴定有关。 活动混乱,应加以区分。

指认是指在刑事侦查活动中,为了收集证据、查明案件事实,在特定情况下,侦查人员组织有关人员(被害人、证人或者犯罪嫌疑人)对特定的人、物、视频材料等进行辨认。与犯罪有关。 已确认的活动。 身份识别具有核实犯罪的功能特征。 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九十条第二款第五项的规定,鉴定记录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视为终案。 依据:在鉴定过程中,鉴定人有明显的鉴定暗示或者明显的鉴定嫌疑。 因此,鉴定也意味着“侦查人员在鉴定过程中采取的一种归纳性、规范性的非法取证方法”。 司法实践中指定通常适用于以下情况:

一是被害人或者其他在场证人当场指认犯罪嫌疑人。 这是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公安机关在紧急情况下优先拘留的情况。 即刑事案件发生后,公安机关侦查人员第一时间赶赴现场。 被害人或者目击者辨认犯罪人后,公安机关无需为当前犯罪分子或者重大犯罪嫌疑人出具《拘留证》。 并先拘留。

二是在特殊情况下,被害人或者证人(包括同案被告人)指认犯罪嫌疑人(或者其他涉案人员)。 实践中,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在被害人、在场证人、同案被告人或涉案人员熟悉者通过监控录像、手机视频等视听资料辨认并确认涉案人员身份时。 例如,在张某盗窃案中,张某偷了一部华为手机,以700元的价格卖给了同乡崔某。张某被抓获后,崔某作为该案的证人,在多处地方辨认了张某活动的监控录像。村庄。 又如刘某故意毁坏财物案。 刘某与房东江某因租赁期间加建补偿金的返还问题发生纠纷。 随后,刘某趁江某停车在路边之机,用强力胶对反光片、门把手、雨刷器等进行雕刻、粘贴,其车辆被毁。 案发后,侦查人员安排姜某指认了现场监控录像中出现的一名蓝衣男子(刘某)。

三是无法找到合适的识别陪衬,在紧急情况下对与犯罪行为密切相关的相关物品进行识别取证不要混淆“识别”与“辨认”,未能及时识别可能导致证据丢失。 例如,在文某等三人非法经营案中,公安机关接到举报称,某村出租屋内有人非法储存汽油出售。 警方立即赶到现场,将文某等三人抓获。 为及时固定证据,警方组织文某等人对出租场内出售的一辆白色金杯轿车、一个加油泵、一个微信二维码以及2桶半油性液体进行辨认,最终确认上述物品为本案涉案物品。

在标识的应用中,存在容易与标识混淆的问题,用标识代替标识。 识别与辨认的主要区别在于,识别的对象往往有一定数量的支撑物,而识别的对象是具体的物体。 但某些特殊情况下的识别,也可以不选择其他箔片。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250条至第253条对鉴定活动作出了较为详细的规定。 其中,第251条规定:“对地点、尸体等特定识别物进行识别,或者识别人能够准确描述该物体独有特征的,证明物的数量不受限制。” 实践中常见的情况是,将鉴定视为鉴定,并以鉴定记录的形式固定鉴定活动,从而影响相关证据的收集、固定和有效性。

此外,指定还可能成为非法取证的手段。 根据《解释》,笔录内容“对辨认人有明显暗示或者明显涉嫌辨认”的内容,不得作为定案依据。 但由于急于破案、急于固定证据的心理控制,在鉴定活动中,可能会出现提示、暗示甚至指责鉴定人的违法行为。 例如,丛某、高某涉嫌卖淫案件。 当高某在看守所组织对卖淫女鲍某进行辨认时,通过辨认视频广州私家侦探寻人 ,我们可以看到警察拿着身份证照片问:“是第四张吗?” 这是指定的非法行为。

作者建议采用标准化路径进行识别。 在侦查活动中,当需要说明的工作情况、工作流程无法通过现有刑事法律程序和法定证据呈现时,公安机关一般采用工作(情况)说明的方式解决问题。 说明性材料因其从内容到形式的更大灵活性而被广泛使用。 正确使用说明材料可以辅助案件事实的认定,对保证刑事案件诉讼的顺利进行起到一定的作用。 但由于其过度使用和滥用,实践中逐渐出现“以说明代调查”等问题,存在忽视调查、工作(情况)说明形式随意、内容模糊等问题,效果不彰、不被使用。作为证据。 其功效在一定程度上有所降低。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第二十五条规定,现有证据材料不能证明证据收集合法性的,人民法院可以通知有关侦查人员出庭。出庭解释情况。 加盖侦查人员公章的说明材料不得代替侦查人员出庭。 该规定对工作描述、情景描述等描述性材料的有效性提出了限制性要求,也表明当前描述性材料的使用亟待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