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私家侦探
发布时间:2022-09-13 20:55
上海市私家侦探

上海市私家侦探女,31岁,单身,坐标天津。我和L的故事是从健身房开始的。4年前,我买了L的私教课。他比我小1岁,相处久了,我发现他很耐看,身上出挑的地方太多了,眼睛又细又长,穿着白色纯T,随着手臂起伏,能一目了然地看到壮硕的胸肌。腿又壮又粗,宽松的工装裤都被他撑起来了。色相这玩意儿,是要命的。起初都没把这个男人当回事,但渐渐地在这副色相里,我有些迷离了,暗戳戳想着和L有没有可能。闺蜜提醒我别犯浑,L不过是一名来自小地方的打工仔,和我各方面都不相匹配。但她的话劝阻无效。L对我也有好感,在他的追求下,我没能抵挡住。那时我问L有没女朋友,他说工作太忙没有呀。我曾怀疑过一个30岁的大男人独自来大城市打拼,没结婚有点不太可能。尤其是我们在一起后,L有事回老家一周,这一周只给我发过两次微信。

这很不科学,按正常情况,我俩才在一起几个月,还是甜蜜期,他回个老家怎么就没消息了?L返回后,在我的再三追问下,他先是说自己在老家有女朋友,后来又良心发现,承认已结婚6年了,有老婆,还有2个孩子。可是我已经陷入了,我一再越过自己的底线,和L继续在一起。我越来越吃醋了,每次L回老家我就生气,不想他和他老婆一起。他骗我说和老婆好久没有性生活了,说回到家就烦她,和她总是吵。我要求L多陪我,一周来我这儿三次,他同意了。但他对我忽冷忽热的,比如有几天他可能每天来找我,但有时一连几天不联系我。我怀疑他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每天晚上去健身房看他的车开走没有(健身房就在我家楼下)。这天晚上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发微信给L,他一直不回,打视频,他马上挂断,发个语音留方过来说他在上卫生间。我就说那你等会再打视频吧。过了一会儿,L打来了视频,但是他并不在屋内,而是在室外。我更怀疑了,L解释说下雨了,他要把自行车推到车棚里去。

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我L不对劲,我让L回到屋里再和我视频。然而过了20分钟,他还是没有打来,我再打过去被拒接。我问L和谁在一起,如果10分钟内不回我就直接杀到他住处去。L在卫生间给我回了视频,说是拉肚子。这完全激起了我的好奇。L得知我换上衣服准备出门去他的租住地,他就从飞奔着出来接我,正好在路上遇到我(我们住的很近)。接下来,他就开始表演,整个一戏精——我坐上L的电瓶车说要去他家,他没敢拒绝,但半路上,他装着脚没支撑好扭到了,去药店买药,买了药又说要上厕所,还非得去我家上,我就带他回了我家。L在我家磨蹭了半天,说太晚了,不如今晚他就住这,明天再带我去他的住处。我不同意,L没辙,这才承认说他以前在广州打工时的相好来这边了。我当场给了L一个大嘴巴,让他滚了。当晚上,我就眯了一小时,凌晨5点起来,去L的住处堵人。上海市私家侦探,这是我第一次去他的租住屋。我上楼时,那个女的已经走了,屋里只有L一个人。

见到我,L又是道歉又是流泪,请求我原谅,说会补偿我,他爱的人是我。我说好吧,你补偿吧,把我私教课的钱退给我,然后你离开健身房,否则我告诉你老婆(之前我无意中看到他身份证,拍下了他老家的地址)。我转身走了,L一直追到我家,跪求我别生气了,说会和对方断掉,以后每晚都陪我视频,还把手机屏保密码也给我了。我问L,那个女人究竟是谁?L这才告诉我,她并不是从外地过来的,她和我一样,也是本地女生,也是他健身房的会员,他和她交往已经一年多了。她已婚,但只有20出头,比我更年轻。她对L死心塌地,幻想着离婚后和L婚。心头刮过龙卷风。我TM原来不是小三,是小四!我无法接受这样的关系,这个底线我没的退了。L舍不得我,表示可以和她谈谈,让她安心归家和老公好好过日子。但我已经不相信L的话了。他的话我是相信的,因为我对他的工作和生活都能助力,和我在一起后,他提升了不少。对那名女生,我有些吃醋,因为从L的眼神中,看得出来他对她还是不舍。但我并不恨她,我和她是同类,都是L花言巧语的受骗者,而且她如此年轻,和L这种情场老手的婚外情会比我输得更惨。

我的内心在挣扎,有时想报复渣男,有时觉得对渣男还有不舍,内心总是摇摆不定。我开始思考那常规三大问:他是否真的爱我?他是否是个情感骗子?上海市私家侦探他是否只是因为性才跟我在一起?昨晚,L又来求我,在我门外站了一夜,哀求今天跟我一起果中秋,我才是他花好月圆之人。天清晨,我告诉L我的决定:

一,想和我继续,他就必须和那个女孩彻底断掉,如果再发现他有其它女人,我立马通知他老婆。

二,我退出,他把私教课费用退给我,然后他离职。

上海市私家侦探L可怜巴巴地说,他会和那个女生断掉的,但要给他和她一些时间,他不能对她太绝情。另外,他赚的钱早花光了,根本拿不出钱来退给我,而且最近老板和他谈了要升他做主管的事,此刻让他辞职让他实在为难。我很无语,想着就这样默默离开算了,但又咽不下这口气。有时也会崩溃,晚上会哭醒,做噩梦,梦见L温柔地在健身房带着我做动作,突然他变脸了,用沉重的杠铃砸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