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私家侦探排名 上海智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姚某假冒注册商标案
发布时间:2022-06-08 11:02
上海私家侦探排名 上海智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姚某假冒注册商标案

[关键词]

假冒注册商标及与服务商标相同的服务罪

[要点]

刑法修正案(十一)将服务性商标纳入刑事保护范围。检察机关认真贯彻刑法要求,严厉打击假冒服务性商标犯罪,明确以“实体载体呈现+固定服务内容”的“同一服务”和商标使用行为,为依法打击假冒服务商标犯罪提供服务。供参考。

一、基本案例

”“

“乐高教育”等商标是乐高医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高公司)的注册商标,核准的服务项目为41类,包括教育、培训、娱乐竞赛等。上海智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谋公司)从事教育科技领域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等业务,实际经营者为姚。

自2017年7月起,奇某在上海市松江区新桥镇某商场租赁店铺经营“乐高机器人中心”,从事教育科技领域服务。2021年3月至2021年6月,姚明会向他人购买“授权书”、“乐高教育教练资格证书”等假冒“”、“”、“乐高教育”商标的文件。在店内展示,并使用“

”在店面招牌、店面装修、招贴画、员工服装、商场招牌等。假乐高正规授权店面提供教育培训服务。经审核,从2021年3月到事发地,迟某公司共收取超过51万元的培训时数。

二、检察机关履行职责

2021年6月,上海市公安局经权利人举报,发现侵犯服务商标罪的线索,立案侦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以下简称上海市第三检察院)及时介入调查,指导取证。检察机关认定,涉案公司侵犯注册商标权人专用权,经营金额与侵权行为有因果关系,情节严重,涉嫌假冒注册商标。同时,提出调查意见取证,指导公安机关开展调查工作。

2021年8月2日,上海市公安局以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将姚某移送上海市检察院第三分局。审查和起诉。在审查起诉过程中,检察机关指导公安机关加强相关证据力度,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一、要求服务商标所有人识别合法授权店铺与侵权店铺的区别上海私家侦探排名 上海智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姚某假冒注册商标案,重点针对店铺招牌、海报、室内装潢、培训课件等假冒乐高商标标识的使用情况进行详细对比,并明确使用假冒服务标志。事实。二是补充对涉案门店资金去向的认定。经查明,该店铺的大部分收入用于单位经营上海侦查取证公司,涉案店铺经营主体和伪造乐高教育授权委托书的授权对象为驰某公司上海侦探收费,构成单位犯罪。因此,将驰某公司依法追加为被告单位。三是依法确定犯罪数额。服务标志的价值依附于服务活动的实现。应将教育培训课程视为提供服务,将此类服务的销售额即课时费认定为非法经营。将涉案商品的销售额认定为非法经营金额的逻辑是相同的。四是积极落实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结合姚某认罪态度,依法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对认罪认罚全过程进行记录、录像。

徇私枉法案侦查取证_上海侦查取证_上海侦查取证公司

检察官出庭支持控方

被告人姚某出席庭审

2021年9月30日,上海市第三检察院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对被告人迟某公司、被告人姚某提起公诉。 2021年11月25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被告人迟某公司20万元罚款,判处被告人姚某有期徒刑一年,缓期执行。一年,罚款六万元。被告单位和被告均未提起上诉,判决已生效。

三、典型意义

(一)依法打击侵犯服务商标犯罪,彰显司法保护知识产权的决心。服务商标作为服务品牌价值的浓缩体现,具有一定的作用承载服务质量和信誉,标明服务来源,其重要性不亚于商品商标。在被纳入刑法保护范围的背景下,本案为国内第一起侵犯服务商标的刑事案件,其成功办案彰显了司法理念检察院对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快保”和“严保”。

(二)探索服务商标案件的认定规则,为类似案件的处理提供参考。服务商标与商品商标的区别在于其所指向的对象是无形的,这决定了服务商标不能直接附加在服务上,而且必须体现在物理载体上。如何准确识别服务标志的“相同服务”和“使用”是司法实践中的难点。在审查服务分类的基础上,检察机关探索采用“实物载体呈现+固定服务内容”分别进行对比,一方面,将被告在侵权店铺标志、室内装潢、授权材料等中使用的商标与权利人;形成,比较两者在服务对象、服务内容等方面是否有重叠。认定本案行为人与权利人提供的服务属于“同一服务”。

(三)深化权利人权益保护,落实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办理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过程中,检察机关及时送达通知商标权利人的诉讼权利义务,听取意见建议,为权利人查阅案卷提供便利,建议法院通知权利人出庭,促进权利人实质性参与刑事诉讼,实现对中外权利人的平等保护。检察机关履行职责,充分保障其自愿、合法、认罪认罚的真实性。